秦汉时期的移民的开发,还有昫衍的繁荣的发展

环洲移民声明
1、先秦和秦朝的奴隶逃亡和移民实边使昫衍得到开发古代宁夏地区为少数民族的游牧之地,他们逐水草聚居生活,处于一种自然封闭的状态,能够和其交融的是一些从秦晋等地逃亡而来的奴隶。 公元前221年,秦统一六国后,为防边患,开疆拓土,《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始皇三十二年(前215年)“始皇乃遣将军蒙恬发兵三十万人北伐匈奴”。 “悉收河南地:(黄河河套以南地区,唐张守节《史记正义》释“河南地”:“今灵、夏、胜等州”)因河为塞,筑四十四县城,徙适戍以实之。”蒙恬从内地移民到边疆地区居住开发,拉开了昫衍屯戍边、农垦生产的序幕。 秦始皇采取“发谪徙戍”和“拜爵”等办法从内地迁来数十万贫民和罪犯与士卒一同戍边守防,充实户籍,开垦田地,发展水利,变牧地为耕地,很快发展成为富甲一方、可与关中媲美的“新秦中”。秦朝的移民对河套的发展产生了积极作用。 我们从昫衍古城内遗留的各种文物可以看到在移民戍边、实边过程中,迁移过去的贫民和罪犯带去了大量的技术和文化。 这些移民将内地的先进生产技术、耕作方法带到边地,一面戍边,一面屯垦,对当地的开发和农业经济的发展都起到了积极作用,同时也带去了冶炼、治印、纺织等内地的先进文化。从张家场古城出土的秦朝钱币、印章、陶器可以看出,秦朝的昫衍道人已经拥有和中原民众相同的经济、文化。 2、两汉时期的昫衍移民及移民文化 秦朝土崩瓦解后,迁往边地的数十万罪犯、戍边防守的士兵纷纷逃回原籍,“十余年至秦乱,诸秦所徙谪戍边者皆复去,于是复稍渡河,与中国界于故塞。”秦朝的边塞又恢复到战国长城一线,北地居民也恢复了原来的游牧生活。 接着,匈奴人乘机夺回原地并进占了宁夏北部地区并不断进行袭扰。据史料统计,汉初匈奴大规模的入侵就有三十多次,西北边境从未安宁。汉文帝时采纳晁错“募民徙塞”“就粮养土”的建议,向包括宁夏在内的西北派遣驻军戍卒,寓兵于民,兵民合一,平时为民,战时为兵,进行屯垦开发,以解决军备转运负担,但没多少进展。 元朔二年(前127年)正月,汉武帝派大将卫青、李息率大军多次北击匈奴收复“河南地”,按照主父偃的建议在河南地置朔方郡。《汉书食货志》记载:“兴十余万人筑卫朔方……费数十百巨万。”为解决巨额开支便大量移民开发,元朔三年(前126年),“募民徙朔方十万口…屯垦备胡。”汉军大部队出击,大批匈奴或俘或降。 元狩二年(前121年),卫青、霍去病等率部与匈奴数次大战右匈奴势力受到重创,连续失败的右匈奴浑邪王和休屠王带领四万多人内顺降汉汉朝在北地、朔方、陇西、上郡、云中五郡设置属国,安置归降的匈奴民众。 其中北地郡属国建在三水县(今同心县红城水),其管辖地域“相当于今同心县和红寺堡开发区以及盐池县西南部分地区”,后三水县划归安定郡管辖,史称“安定属国或“三水属国”,这就是宁夏最早的民族区域自治地区。 到西汉末内迁的匈奴有20多万人,在宁夏境内安置有4到5万人,西汉准许他们继续从事畜牧业,沿袭旧俗。元三年(前120年)“徙贫民于关以西及充朔方以南新秦中,七十余万口”,这是向西北边疆数量最多的一次移民。 元狩五年,又“徙天下奸猾吏民于边”。几次移民不下80万人,主要迁徙至朔方、“新秦中”。据推测,北地郡移民至少30万人,大军据点屯垦,战守兼备,改民屯制为军屯制。 《史记·匈奴列传》记载:“汉渡河自朔方以西至令居(今甘肃永登县)往往通渠置田、官吏卒五六万人”,并于元鼎三年(前114年)从北地郡析置安定郡进行管理。 元鼎六年(前111年)“上郡、朔方西河、河西开田官,斥塞卒六十万戍田之”,西汉的移民屯田给边塞地区带来了先进的生产技术,农业畜牧业都有了很大发展,农业生产的发展和人口增长,使原来逐水草而居的游牧区逐渐变为农业定居区。 大量的人口迁徙使当时的上郡、地郡、朔方西河一带基本上都是迁徙来的中原人,在日常生活中,原生的当地居民均被中原文化同化。我们从张家场出土的所有文物来看,这一时期的居民在生产生活方面基本全部同化,从使用的钱币、铜镜等青铜器,到丧葬的风俗、陪葬的陶器、墓穴的形制等都与中原相同。 同时,我们在张家场发现有西汉、新莽时期铸造钱币使用的钱范,互通信函使用的封泥,铸造兵器、箭镞时冶炼遗留的渣滓、遍地的砖瓦等建筑材料都与关中、中原地区相同。尤其是留有大量的私铸钱币和印章,和西汉时期的时代特点相当吻合。 三、昫衍城的废弃焚毁 从汉武帝北伐匈奴到王莽执政时期是昫衍道最兴盛的时期,这时的昫衍城里人丁兴盛,商贸繁荣,各种行政机构设置完备,从出土的实物可见“昫衍道尉”和“昫衍导尉”的封泥。 由于这一时期,在军事上需要防卫戍边,一些将军、都尉、军士也驻扎了昫衍城内,从出土的印章中可以看出,当时在昫衍城里驻扎有部曲督、偏将军、军司马等军将。 北地郡因盛产,食盐,同周围的上郡、朔方郡、神郡都有经济往来因此昫衍古城的建立对白池食盐的管理起到了积极作用于距白池只有几公里尤其是汉武帝实行“盐铁专卖”后,更促进了衍城的发展。 商业的发展表现在城市建设上也更臻完善,张家场古城中,城池内的砖瓦比比皆是,板瓦、筒瓦、瓦当的形制各异,铭文砖上刻有“大富昌、乐未央子宜孙”等吉祥语。在城池内还发现有陶井、陶管道等供水、排水设施。这时,昫衍居住的汉族、匈奴、羌等各族民众和相处,生活安定富裕。 王莽篡权引起了社会的动荡,天凤五年(18年),绿林、赤眉农民起义,同时一些刘姓的地主豪强也乘机而起,他们打着复兴汉室的旗号纷纷加入到起义军中安定郡三水县左谷的卢芳,自称是汉武帝的曾孙刘文伯联合居住在三水地区的羌、匈奴贵族起兵讨伐王莽,很快就拥有数千人马,波及灵州、昫衍等地。 卢芳被绿林军拥立的皇帝刘玄封为骑都尉,镇抚安定郡以西至三水一带。此时,灵州昫衍实际上已成了卢芳的领地。 公元25年,刘秀建立东汉政权后,三水豪杰以(卢)芳刘氏子孙,宜承宗庙,乃共立芳为上将、西平王”。起兵反对刘秀,卢芳为了壮大自己的势力投奔了匈奴,被匈奴单于立为汉王留在王廷,他的弟弟卢程被派到安定郡驻守。 此后,安定郡以北的地区成了卢芳割据的地方。建武五年(29年),卢芳在匈奴的扶持下割据了五原、朔方、云中、定襄、雁门五郡,定都九原今内蒙古包头西北),自称天子。 这时安定郡、北地郡的昫衍、灵州及整个河套地区都是卢芳的势力范围。此后十年间,卢芳与匈奴不断南侵,劫掠东汉北部边郡直到建武十六年(40年)内部矛盾重重,部下已纷纷降汉的卢芳才派使者向光武帝请降,被封为代王。东汉建立后,恢复西汉时的郡县名称,清除王莽新朝时乱改的地名,重新规划全国的郡县,合并了西汉时的县、道、邑、侯国00多个,王莽时增置的郡县基本上全部撤销,郡国数量相应减少。 但由于光武帝刘秀多次用兵征伐,北部匈奴又拥立卢芳南侵,使得东汉政府连年战争、国空民虚建武六年(30年)六月,光武帝诏曰“夫张官置吏,所以为人也。今百姓遭难,户口耗少,而县官吏职所置尚繁,其令司隶、州牧各实所部,省减吏员。县国不足置长吏可并合者,上大司徒、大司空二府。” 为减少官役,与民休息,对郡、县大加并合。“并省四百余县,吏职减损,十置其一”这次合并郡县,将全国四分之一的县裁撤北地郡的昫衍道也被裁撤,并入灵州管辖。 古昫衍在历史的风雨中结束了自己建县300多年的历史。合并后的北地郡据《后汉书》记载,汉顺帝永和五年(140年)只有322户,人口18637,管辖富平、泥阳、弋居县、廉县、参县和灵州县。 昫衍道被裁撤后,只是昫衍的行政机构被撤销,当地仍然居住一些百姓由于连年战争,居住在昫衍的百姓也减少了很多再加上昫衍、三水一带居住有很多匈奴、西羌居民,西汉政府在昫衍设置的关市也停止了交易,曾经繁荣的昫衍道退出了历史舞台。 汉安帝永初元年(107年),爆发了第一次羌民大起义起义后的羌民与汉军展开了激烈战斗,其中由起义领袖滇零率领的一支占领了北地郡郡治富平县,并以此为根据地,占领了北地郡的大部分地区仿照汉朝建立政权,自称天子,建立年号,封官授印。 羌民起义军所到之处,东汉官吏争相逃命北地郡太守因失守郡土被下狱致死。汉安帝永初六年(111年),东汉政府无力北顾,只好放弃了北地郡周围八个郡的管理,下令将北地郡郡治迁到池阳(今陕西泾阳)安定郡郡治迁到美阳(今陕西扶风东)。 为防止汉族人民响应羌族起义,统治者还强迫当地居民一同随迁。但百姓留恋故土,不愿离去,官府就派军队毁坏庄稼夷平营垒,拆毁房屋,抢光财物,以断其回返念头。 昫衍道在这次南迁中被一场大火烧毁,至今在张家场古城里还能发现有大火焚烧的痕迹。被南迁的百姓因路途遥远“时连旱蝗饥荒”流离失所,有一半人惨死于迁徙的路上。这次南迁使昫衍道化为一片灰烬,从此昫衍古城再也没有居民定居。

免责声明:文章《秦汉时期的移民的开发,还有昫衍的繁荣的发展》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 })();
    微信二维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