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占领微信,谁就能锁定华人新移民的选票

环洲移民声明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播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 ),代表其在平台内的综合表现越好。 工党对微信宣传的重视始于2017年5月在微信平台上建立“澳大利亚工党”公众号。为了加强工党与政客间的相互造势能力,公众号“澳大利亚工党”又在其后更名为“Bill Shorten and Labor”。 每月少则五六篇、多则三十余条推送,自从设立官方公众号以来,工党试图从全方位说服读者——工党的政策对澳大利亚最有利。 语言直白是工党微信推文标题的最大风格,即使有些时候这些标题看上去不是那么的符合中文用语习惯。 “像是《工党将为近100万个家庭大大降低生活成本》《保护你周日和公众假期薪资补贴的唯一办法就是投票让自由党下台》这样的标题信息量就很大,很有吸引力。”25 岁的张苏入籍不久。在大选日,她刚刚投下人生中的第一张澳大利亚大选选票。 “每天工作结束之后会很累,所以也没有精力去搜英文信息来了解相关党派。关注自由党和工党的微信公众号之后,日常看见工党刷屏,我还是挺有兴趣点进去看看他们到底做了些什么的。” 自由党领袖莫里森的微信公众号开设于今年1月。相较于工党的刷屏模式,莫里森的推送则在数量上保持了更多的克制。截至5月18日大选前,“Bill Shorten and Labor”已在上半月连续推送16次40则文图,而莫里森的自由党官方账号在此时间段内仅发出7条推文。 与工党不同的,还有自由党官方微信账号对推文叙述能力的把控。这些推文的标题和配图多把联盟党政府与澳大利亚的“当前”和“未来”联系起来,力图塑造出一种冷静专业的官方形象。 相比于公众号推送,通过微信群聊互动则是一种更新颖高效的交流方式。今年3月27日,在一个名为“工党领袖Bill Shorten做客微信直播”的五百人微信群中,比尔·肖顿用三十分钟时间,以英文语音的形式回答了事先征集的选民问题,对话涉及移民、教育、经济、对中国政策等多个方面。有微信网友在实时提问环节前对工党表示:“感谢提供这个平台来倾听我们的声音和担忧。” 除去工党领袖比尔·肖顿,工党副领袖Tanya Plibersek、影子财长Chris Bowen等多名工党高级成员也轮番上阵,做客微信直播群与华裔选民进行直接交流。而在活动结束之后,这些直播群也被保留并重新命名为工党政策讨论群,从而维系着选民粘性。 工党的社交媒体新策略可谓“吃一堑长一智”。尽管早在2013年大选前,时任澳洲总理、工党领袖陆克文就开通了微信公众号,展现出了惊人的竞选战术思维。然而,最终的败选使得陆克文的公众号迅速停更,文章总数也停留在十七篇。陆克文的创新策略似昙花一现,并没有“激发”工党对于华人社交平台的重视。 三年后,工党最大的对手澳大利亚自由党后发制人。在2016年的联邦选举中,自由党通过对华人网络平台上定制宣传的出色运用,在两党必争的边缘选区之一Chisholm先下一城。 在当年的选举中,墨尔本华人圈里疯传着一系列的反对工党的微信网帖。这些网帖动辄以“震惊!”开头,批评工党更友好的难民政策势必将削减家庭签证的签发量,并且暗示工党的学校安全计划和鼓吹同性恋与变性之间的潜在联系。这些文章利用了选民的恐惧心理,将猛药下在了华人移民最关切的“家庭团聚”和“教育”议题上。其传播之快,势头之猛,影响之深,达到了惊人的程度。 尽管Chisholm选区的工党候选人Stefanie Perri极力反驳以上信息,尤其是申明关于工党将以降低中国移民数量来提高难民配额的消息纯属空穴来风。她的辩驳并未力挽狂澜。最终,自由党小胜工党。而这也是2016年选举中,自由党唯一从工党手中赢取的选区。 在微信平台上,关于工党政策的流言从2016年一直蔓延至今。引起最新一轮关注的是一个以工党领袖比尔·肖顿为背景,附有“难民全部绿卡,共享澳洲盛世”文字评论的表情包。该表情包因为内容耸动、富有传播性,曾在公众号、微信群、朋友圈内被广泛转载。 据《悉尼先驱晨报》5月6日的报道显示,尽管由于大部分反对工党的推文都来自未经授权的发布者,这使得调查者难以发现信源,但有一部分反对工党的材料仍可被追溯到来自自由党成员。 “我不支持大家去转发这样有情绪性的东西,”工党政策讨论群内的江先生表示,“这只能引起恐慌,对讨论事实并没有什么帮助。但的确有很多人,把引起这种恐慌情绪的消息信以为真了。” 人口迅猛增长的华人已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非英语移民群体。据2016年澳大利亚人口普查报告显示,约有121万的澳洲居民祖籍为中国。而在 2011年,这一数字仅为86万。 移民潮改变了选区的人口结构和经济面貌,也改变了选区的政治倾向。选区Banks位于悉尼西南。该选区既囊括乔治河(Georges River)边富裕的Oatley和Lugarno区,也包含Riverwood和Revesby等多个工人阶级郊区。 在过去,该选区以白人居民为主。自1949年起,工党长期在Banks选区保持竞选优势。近年来,大量迁入该选区的亚裔移民和该选区日渐繁荣的商业活动,逐渐稀释了工党的竞选优势。2013年自由党候选人Did Coleman打破了工党对Banks选区六十余年来的垄断,以1.4%的微弱优势赢下Banks选区,并且在三年以后的2016年大选中,继续保持了这一优势。 “很多迁入Banks的华人是生意人,”在悉尼生活了近二十年的自由党选民沈女士表示,“自由党的政策相对来说更受生意人欢迎。” 但是自由党在Banks选区的优势地位并不牢靠,在2013年与2016年的两次选举中,由于工党一直紧追其后,自由党均只能以微弱优势保持胜利。 如Banks选区这样竞争激烈,各党得票相近的选区被称为边缘选区。 由于领先幅度很小,只要少数选民改旗易帜,就足以使控制该区的政党在大选中丢失席位。因此,相比在传统上有优势的“稳赢”选区下功夫,政党们更加重视在摇摆选区争取支持,试图拉拢中间选民,扩大联邦大选的赢面。 大量居住在边缘选区的华人吸引着澳洲政客将竞选精力向华裔倾斜。在四个摇摆选区Bennelong、Reid、Banks和Chisholm,华裔投票者均超过选区总人口的12%以上。在位于墨尔本的Chisholm选区,高达15%的居民在家说普通话,另有5%的居民在家使用粤语。 为了争取选民,自由党和工党均派出华裔候选人角逐Chisholm选区的联邦席位。这不仅标志着两党对华裔聚居的边缘选区的日益重视,也意味着不管谁获胜,都将成为澳大利亚第一位出生于海外的华裔女众议员。 自澳大利亚采取强制投票制度,近一百年来,澳洲公民的投票率一直未曾跌破91%。选民的喜好反映在他们手中的选票上。除了派出华裔候选人吸引选票外,各党还需要进一步探索如何能更好地向华裔传达本党的施政理念,这使得澳洲政党把目光投向了微信。 在2016年大选中,通过领导微信宣传项目助力自由党在Chisholm选区获胜的移民廖婵娥(Gladys Liu)指出:“华人看主流新闻的比例很低,浏览微信是他们每天早上做的第一件事。” 华人并非把自己隔绝在主流信息源之外,但他们对微信的确有极强的偏爱。进入新世纪以来,由于澳大利亚较为宽松的入籍政策,澳大利亚华人新移民数量呈爆发性增长。日益发达的互联网,使得华人新移民们通过QQ、微信、微博等交流工具保持着和国内亲友、流行文化、热点事件的密切交流。 在此之上,在澳华人也发展出许许多多以微信为基础的新媒体平台和社团服务。不少华人媒体以翻译澳洲本地新闻、近期活动、打折讯息起家,乃至发展到外卖、团购、房地产交易等涵盖生活方方面面的服务项目。华人通过微信获取生活便利,延续以往的生活习惯时,对微信的依赖也被日益强化。 在投票前的那天,张苏刷完了几条她信任的分析文章,顺手转发给了好友,“幸亏有微信!要不然明天我还真不知道要投谁呢。” 而日常刷屏的工党公众号,在不断推送的诸多公众号的挤压下已经沉底。可以预见的是,随着工党领袖比尔·肖顿因败选而宣布辞职,工党微信公众号“Bill Shorten and Labor”将很快迎来第四次更名。(责编/朱凯)

免责声明:文章《谁占领微信,谁就能锁定华人新移民的选票》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 })();
    微信二维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