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峰:为什么德国技术移民法已经竞争了20年

环洲移民声明
经过20多年的反复纠纷,德国“技术移民法”于3月1日生效,被誉为德国人口政策的历史转折点。 根据联邦内政部长的说法,新法律将确保德国有必要的移徙工人进入劳工制度,而不是进入社会福利制度。 这两个观点也是德国几十年来在移民问题上辩论的焦点。政界政府和反对派以及各行各业的观点很难达成共识。 商定的观点坚持认为,在没有外国人才补充的情况下,德国经济将面临劳动力短缺的问题。 德国应该跟随美国和加拿大成为多元文化的移民国家;反对意见认为,大量移民将影响德国的主导文化。 德国不应成为移民国家,因为它认同危机和社会价值。 新的法律名称将技术与移民联系起来,既要考虑移民的现实,又要突出技术需求,以回应社会的担忧和反对。 数据显示,目前德国人口中近四分之一的人有移民背景,其中超过一千万的外国永久居民是典型的移民国家。 然而,多年来保持良好发展势头的经济,仍然供不应求。 对23000家公司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0%的公司认为最大的风险是多年前就业短缺,并呼吁政府放松和满足就业需求。 另一方面,德国自身人口负增长和老龄化的趋势是正常劳动力自我生产能力的下降,只能依靠局外人来补充自己的差距。 否则,就有种族衰亡的危险。 尽管德国政府已经意识到人口问题的严重性,并不断调整移民政策,但人们担心社会对移民的激烈辩论不会对移民采取重大举措。 在此之前,对移民提出了许多限制,例如德国和欧盟居民以及具体工作。 2010年,主要执政党基督教民主联盟发布了一份纲领文件,不同意将德国定义为移民国家。 然而,数据和现实表明,企业就业需求僵化,德国自身人口出生率下降的趋势很难逆转,再加上国内青年学习技术专业的短缺。 制约供给技术人员的能力已成为德国经济和社会面临的一个客观现实。 2018年12月,联邦议会和反对派以绝对多数的方式通过了新的法律。德国在移民政策方面迈出了一大步。 新的技术移民法取消了优先考虑雇用德国和欧盟居民和限制职位的条例,为欧盟以外的移民打开了大门。 将技术人员定义为具有大学学位或超过两年专业培训的人,不再局限于大学毕业,极大地扩大了引进人才的范围。 也就是说,只要你在某一年龄有相应的德语水平,你就可以在德国移民。 这意味着德国对欧盟以外人员的全面开放反映了人口短缺的严重性和移民解决人口问题的迫切性。 在过去的几年里,德国因移民主要来自东欧国家而受到批评。 欧洲大陆的总体人口下降,特别是在中东欧,自然对德国不满意。 新法律放宽了移民到德国的条件,但这并不意味着它降低了门槛,建立了更有针对性的就业和社会融合要求。 在资格鉴定方面,全国设立了1500个职业培训资格认证点,牢牢把握移民申请人的技术水平。 确保移民质量与企业实际需求的高度匹配,使移民质量不仅仅是一种空洞的文凭。 可以说,整个认证体系是德国在世界各地掌握和选择人才的网络。 在社会融合方面,德国政府吸取了过去引进和轻整合的教训。特别是,移民应具备基本的德国水平,以将融合措施推向目标国家。 具体措施是通过经济组织和社会组织完成的,使整合更早、更有针对性。 据指出,默克尔呼吁政府经济和社会团体以及外国社会代表出席新法律的成立仪式。 会议的重点是强调新法律中移民社会融合的重要性,这体现了德国移民融合的战略。 人们注意到,新法律特别喜欢年轻人为未来储备。25岁以下的外国人甚至可以申请6至9个月的签证到德国进行培训或申请大学。 即使在一周10小时内,他们也可以在找工作的过程中接受审判。 此外,IT领域的专业人员暂时没有德国基础,以使迫切需要的移民更加灵活。 德国雇主联合会主席克拉莫赞扬新法律,但也提醒管理层不要为引进人才设置不必要的官僚机构。 他呼吁公司为移民融入德国社会创造条件。 如前所述,德国的移民问题是社会和政治生活中的一个敏感话题,包括联盟的政治力量多年来一直持谨慎态度。 目前,德国社会右翼极端主义的兴起并没有忘记2015年难民潮的影响。 人们注意到,选择党对新法律的反对将被外国人滥用,成为他们入侵德国的大门。 除了政治上的反对之外,公众舆论认为,应该挖掘自己的就业潜力,如改善妇女的就业水平,以提高教育体系,以培养学生的就业能力。 增加科技专业学生的比例。 在考虑从国外引进技术移民之前,先减少当地的就业潜力。 其他人认为新法律的时机并不担心明天的就业市场不需要今天的外国技术移民。 以德国最重要的产业-汽车制造业为例,随着生产数字化程度的提高,该行业将大规模失业。 一些专家怀疑,莱布尼茨经济研究所的研究员鲍尔认为,与美国和其他国家相比,德国的高收入人口更高。 近年来,社会右翼极端主义种族主义和对外移民的暴力事件频发,使外国移民无法获得真正的安全感。 他认为德国不太可能成为高端技术移民的首选。 总的来说,德国推出了一项新的技术移民法,这是一个长期讨论的过程,以便在经济发展和社会融合的要求之间取得平衡。 低年龄出生率学生的数量和质量不能支持国家社会经济的发展。 知识经济时代知识已成为国家竞争力的核心因素。知识的关键是掌握科技创新和熟练技术的人才。 工业化国家普遍面临人口下降的问题。世界各国在竞争人才方面的趋势是不可避免的。 然而,如何将移民带来的不同文化有机地融入主流文化,而不产生自我异化和文化岛屿,形成共同的文化共享社会和价值认同。 这是一个比解决经济和劳动力需求更加困难和可持续的问题,关系到国家的政治安全和社会稳定。 人才的数量和人才的素质越来越受到一个国家基于国家和社会管理的综合实力的考验。 当然,最重要的是提高人口的质量,保持规模和质量的平衡。 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的研究员。

免责声明:文章《江峰:为什么德国技术移民法已经竞争了20年》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 })();
    微信二维码
    '); })();